涂鸦日

我与J正在试验一种新的约会方式。每个月由一人计划一次新奇的约会,做任何事情都可以。上个月J定了吹玻璃的课程,一节课下来我们做了整整二十个玻璃装饰,圣诞树都放不下。捡了看上去还可以的几个,厚颜包装了送给友人(他们愿不愿意挂在自己的树上就不是我们关心的了)。

这个月轮到我,在Airbnb上看到两个还不错的选择,一个是做陶瓷,一个是街头涂鸦。想想上个月已经做过手工,便选了涂鸦,看看天气定了周日的下午,只告诉J说穿件耐脏的衣服。

与涂鸦导游碰面的地方恰好是上次来学过煮咖啡的小店。当时都没有认真注意看对面那一度长长的墙上全都是graffiti。其实我比较喜欢的是street art而非graffiti,但普通人平常都将它们混为一谈。Street art以图为主,而graffiti注重的是文。而那些受邀或是经许可的则称为mural。当导游说我们这次注重的是涂鸦,我本还有些小小的遗憾,但却迎来了惊喜–正好有一群A镇的涂鸦OG在这里耍,真是十分难得的偶遇。

Graffiti从tagging开始,最初也就是把自己的化名(tag)到处乱写,熟练后开始用不同的字体,首先是模仿其他人,到能够创造自己独特的风格,才算是到了OG级别。

说起涂鸦,脑海里的印象就是一群穿着过膝连帽衫的高中生,偷偷摸摸的在墙上用黑色喷漆胡乱写上自己的tag,在警察的追逐中溜走的样子。可是这一群OG还真和想象有些差距。一群清一色的中年人,挺着啤酒肚,穿件T恤衫,带着棒球帽,悠闲地边喝啤酒边听音乐,在这里呆一整个下午也没有人理会。但看他们的作品也确实高超,连普通人都看得出美,绝不是无聊的高中生能够随意画出来的。

要是平时,即使看到他们在作画,我大概也不会赶上前去搭讪。毕竟graffiti说起来还是一种犯罪,这些人也大多不喜欢被别人骚扰。但这次因为有导游,他又是这个圈子里面的人,我们不仅能够近距离看他们创造,还发现他们随和的很。好几个人来来去去的时候都跟我们打了招呼,我最喜欢的一个还上前来自我介绍,让我受宠若惊。

在这边流连忘返了半天,最后半小时我们终于自己拿起了喷漆,在咖啡厅后面的墙上写下了自己的tag。我的自然是最简单的名字缩写,当你的名字是JZ,很难有动力去找更酷的化名。

我对这个实验至今的结果很满意。希望新的一年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探索自己的城市,即使不能像从前那样随意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也希望生活中可以充满不一样的惊喜。

Leave a Reply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