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nowmageddon

大年初一开始下雪。还没说完瑞雪兆丰年,就断电了。这一断就是十几个小时,屋内温度降了十来度。我等了几个小时觉得有些无望,终于开始折腾我们搬进来就被我们封死了(因为夏天漏热风冬天漏冷风)的烧煤气的壁炉。弄了半天才搞明白怎么打开煤气,点燃的时候因为没有火柴,差点烧掉一把头发。宝宝倒是觉得很新奇,搬了个椅子坐在前面,学会了火这个新单词。工作上有些急事一定要做,只能开着手机的hotspot把手上的东西做完上传,做到电源只剩10%,觉得已经很对得起公司了。拿出一本许久没有读过实体书,坐在温暖的壁炉前,居然有些悠闲的惬意。

下了雨,又突然的降温,门前的两棵树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,被压得不堪重负。右边的那一棵整个倒了,左边的也断了好几根枝桠。但却是十分漂亮的,每一片叶子都被裹得晶莹剔透,远远看去像是挂满了水晶。我们其实一直嫌弃这两棵树,夏末会结一种紫色的果子,一落雨,掉在白色的石阶上,怎么也洗不掉。本来也想要砍了换成比较好照顾的树,如今它们成了这样,却又觉得很伤心。

雪是星期天晚上偷偷落下来的,早上已经停了,出门一看,都已经分不出街道和便道了。Zoe是见过雪的,我们在Santa Fe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大雪。但她那时懵懵的,似乎也不太在意这件事。这回她却很是兴奋,一直要拉着我们出去玩。雪很深,她有没有防水的手套和鞋子,我只好把塑料袋包好她手脚,穿了两层裤子,又给她围了一条大围巾。我自己也是唏嘘的拿出好多年没用过的滑雪服,揉揉如今踩个单车都会痛的膝盖,缅怀着当年在雪山上肆意过的青春。

一出门就碰到隔壁邻居,带着他的小儿子和大狗狗。大狗狗是北方狗,在雪里头特别兴奋。我们家Ruby也兴奋了几分钟,等我们慢慢走下台阶,转头一看,她已经乖乖的坐在门口等着回家了。Zoe却是不想回家,雪有半尺深,都到她膝盖一样高了,她还喜欢去最深的地方踩。是最柔软的那种雪,摔倒了也不疼,只是身上弄湿我怕会冻到,还是早早的回了家。第二天我就后悔了,应该在外面多玩会儿的,第二天的雪已经没有那么漂亮那么柔软那么让人惊喜。

我们的暖气总是在最冷的日子开始罢工。也请人来看过好几次,都没有修好。气温到了零下,它当然又不负众望的罢工了。这时候想请人也没有办法,还好J异想天开的拿了个吹风机对着点火的盒子吹了半天,居然又把它吹动了。找不到人来修,我们只好把温度调高一点(也只是70度),等它降到受不了的时候又爬上阁楼去给它吹吹风。我们还算是幸运的,居然没有被断电,不知道是不是附近有什么基本服务机构,让我们沾了光。我们至少还能过一阵子就重启一下暖气,跟我们同一条街的邻居不少都停了电,屋里都到了快零下的温度。不过我们小区真是很有爱心的,HOA把俱乐部开放为临时庇护所,还有人接送家里断电的邻居去暖和暖和,吃点热食。许多好心人都邀请了有需要的邻居去他们家暂住,或是捐献食物,水,和宝宝需要的东西。但特殊时期总是把人类最好和最坏的带出来,也有些人居然在这个时候跑去没有人的家里偷盗,真是可恨。

到了星期二,事态越来越严重,上百万人家里都停电超过24小时,连煤气公司也发邮件说或许会有短缺。FB上面看到很多朋友都停电停水,爸爸那里也是,还好他去了附近没有断电的朋友家。我们开始担心水管爆裂,晚上都不敢关紧笼头。妈妈的公寓现在没有人住,也没有人去看,只好听天由命。看网上有人上传的水管爆裂的视频,真让人胆战心惊。星期三晚上,连水都开始有问题了,要烧过才能饮用。我们生怕停水,又不想浪费,把晚上水龙头滴下来的水接了两盆,看白天需不需要。

星期天晚上我们就断网了,一直到星期三早上才恢复。我乐得休两天假,Zoe更是开心,妈妈可以整天陪她玩。我们画了好多画,看了好多书,玩了橡皮泥,又出去玩了雪。宝宝真是很懂事的,虽然偶尔也会大发脾气,比妈妈还倔强。晚上和J两个人终于把买了好久模型火车拿出来做。我们也是很久都没有一起做这些了,自从covid开始,唯一的娱乐就是看电视,其实是没有太多乐趣的。

今天听说大多数人的电已经通了,也没有再下雪。后天就开始回温了。虽然现在很多人都在骂电力公司,去放假旅游的Ted Cruz,悲观的我还是觉得大多数人会好了伤疤忘了痛。还是希望会有些改变吧,这样的问题只会更多,不会变少。希望下一次我们不会这样无助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